Q&A:技术人如何转投资?

“技术人如何转投资?”

今天,又有人问到我这个问题。这是我从技术人转做投资以来,被问到最多的问题。

其实我转到投资也是机缘巧合,我很喜欢写代码,即便做了投资以后,依然在持续不断写代码,我在做投资之前,我以为我会像大胡子老外一样写一辈子代码。

刚转投资的前一年半,是极其痛苦😞的。因为没有一本书,告诉你到底什么是早期投资(aka 天使投资)。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领域里,又是博弈和合作并存的领域,没有团队协作,也没有严格意义的师徒制,一切都得靠自己。那段时间仿佛走入一个前方幽暗,身后泛光的隧道,走走停停,时不时会回头看一眼,犹豫要不要原路返回。

刚从技术人转到投资,经历的表层痛苦,是工作方式的转变。

在做程序员期间,每天只用伏案工作,所有的想法都在脑海里快速推导,然后通过键盘传递到一行行代码中。而投资是对这种生活的彻底推翻,你必须每天离开被电脑包裹的桌子椅子,体面穿着,走出去跟不同的人打交道,说无数多的话,试图通过各种问题来了解这个团队的精神面貌,以及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事情。起初,跟技术类创业的人聊天似乎比较容易,就像大家都是来自一个县市的老乡,说着熟悉的家乡话。但是一旦遇到其他领域的创业者,就好像互相开启了方言加密,你不懂我,我不懂你。

而后又经历了第二层的痛苦,是看到属于自己思维的局限。

每个有过一小段职业经历的人转投资,都或多或少会带着思维惯性和职业偏见进来。一切可能都源于自己此刻所认知的世界。就跟农夫眼里皇帝是用金锄头锄地一样理所应当。而我,就对给了技术团队技术架构给了最高的权重,放到现在来看,这显然是有问题的视角。几年投资的学习,开始试着了解更多维度视野的价值,更客观的看待技术的价值。

思维的局限,往往也来自于对自己残缺认知的肯定。我经常会问技术创业者科大讯飞到底是怎么赚钱的,其实多数都说是输入法或者含糊其辞。但只有看了财报你才会知道科大讯飞最大的一块收入是来自于智慧教育。我依然记得几年前当我第一次知道这个信息的震惊😱,我震惊的不仅是信息本身,更是自己愚蠢而残缺的认知。自此之后开始了自己的研究路线,想用一种更踏实的方式来了解世界。

“做研究” 成了我扭转前两层痛苦的解药,也让我找到了投资的乐趣。所有理工科出身的人,都对搞明白一个事务运行机理的不懈的追求,相比文科出身的投资人,理工科投资人手里有着搞明白事务机理的工具箱🔧,比如数学,代码,概率等。

投资研究积累

在有了一定的研究心得和知识储备以后,创业者会觉得你更懂他所要做的事情,我也能更快的从别人的心路历程中完善自己知识体系。以前觉得和人交流需要注重技巧,极力问到自己想问的,验证自己的想法。现在觉得和人交流应该更注重内容。

技术人做投资的第三层痛苦 —- 如何接触到更多更优秀的人?

正如一句俗语,事在人为。

创业也是 ,顶级的创业者做顶级难度的事情。转做投资以后,开始不断的接触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创业案例。对这句话的体验更加深刻。如何接触到更顶级的创业者?其实这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投资人出身。技术人在找技术类创业者上天然有些优势。但前提是需要一个身份标签,让大家能有兴趣和你一起约着聊聊。我最“离谱”的一个项目发现经历,是帮一个开源项目 fix 了一个 bug,结果发现一个潜在的创业者。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这也是软件定义时代赐给技术人天生的优势。

https://github.com/gao-sun/eul/pull/220

在追求更强创业者的路上肯定是永无止境的,痛苦与快乐相伴,无数次无聊的尝试后,期待惊喜的到来。

先写到这儿… 有空再往下写…


惠文 - 真格基金
联系我:daimajia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